微信公众号
当前位置: 首页>>走进红院>>学子风采>>正文
乡间美丽摄影师——高梓翔
日期:2018年03月03日 17:27  发布人:  浏览量:

     

 

在风景秀丽的山东泰山滨州市邹平县白云山脚下,有一个北园山村,村子里有一位乡间“摄影使者”,他用手中的相机,记录了白云山脚下一群人的铅华岁月。高梓翔,邹平县临池镇北园村人,红河学院美术学院艺术设计专业的大四学生,综合量化位列班级第一名,荣获2013年度红河学院优秀党员、2014年云南省优秀毕业生、云南省青少年学生美术大赛软笔书法一等奖,获得“国家励志奖学金”2次,荣获“山东省好青年”、“山东道德模范”称号。曾担任2010级艺术设计班长、美术学院学生党支部组织委员、校学生会宣传部副部长。

他用自己获得的奖学金买来照相机,从2011年暑假开始,义务为村里及附近养老院60岁以上老人免费拍摄肖像以及生活照片500余张,记录他们的晚年生活中的点滴,并自费洗印照片送给老人们。回到学校时,他又免费为红河州的40余名村民拍照。到2013年为止,他已经完成了三期拍摄计划,拍摄了640多位老人,并计划在大学毕业前,完成为千位老人的拍摄。

谈起义务为老人拍照的缘由,高梓翔谈起了自己的爷爷,“爷爷在爸爸9岁的时候就走了,我从小就没见到过爷爷,连遗像都是按照他兄弟的样子画的。”

爷爷过早的离世,生活了一辈子却连一张照片也没有,给子孙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。长大后,他想到有一种方式能弥补这种缺憾,那就是摄影。他计划有朝一日用相机将村中老人的生活定格在某一瞬间,让他们在端详照片的时候,细细回味人生的酸甜苦辣,在离世后,让后人有个念想。高梓翔介绍说,北园村是一个不太富裕的村子,村子居住着许多80岁以上的老人。在这里,他度过了自己的童年。小时候,经常看到伙伴们和爷爷奶奶在一起,而他却一次也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。 

一开始,他拿着傻瓜相机给村里的老人照相。2010年上大学后,他利用专业之便学习了摄影技术。2011年初,在家人的支持下,他花了9000块钱买了第一台单反相机,义务为老人拍照也正式提上了日程。他用镜头记录下老人的生活,记录下岁月留下的痕迹,记录下社会的变迁与发展。

  高梓翔说:“随着新农村建设进程的加快,老人生活了一辈子的农村正在消亡。传统的农村,连同生活在其中的老人,都将成为历史。可我们有义务告诉后来人,这片土地曾经的模样,不让后人忘记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地方,每位老人身上都有一个故事,他们的故事是生活,是信仰”。因为这,高梓翔除了拍农村老人,还拍他们住过的老房子,走过的老街道,用过的老农具,连同那个时代曾经热闹了农村的皮影戏。高梓翔拍老人,在他们住的老房子里,在他们用了一辈子的老家具边,在他们做着饭的锅灶旁,“我们这个山村,还会继续有人居住着、生活着,可用不了多少年,村庄就会和这些老人曾经生活过的场景完全不一样了。” 每当放暑假寒假,他都会抽出时间,带着相机和礼物去看望这些孤寡老人,就像一家人一样说说笑笑,说说生活中的琐事,将周围发生的事情与他们分享,用自己的快乐感染更多的人,为老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。

高梓翔在日记中写道:“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,每次去看望老人,临走的时候他们都拉着我的手,饱含眼泪地送我,邀请我再来,我都答应他们肯定会来的。”

他是个有心人,他会把老人们的基本情况、身体状况都整理到一个本子上。一年来已经有好几位老人去世了,这些相片也就成为亲人们思念老人最珍贵的回忆。  

高梓翔一直将图片与文字结合起来讲述每位老人的故事。他表示,这些老人都经历过中国最艰难的年代,养儿育女,柴米油盐酱醋茶,一辈子都在为生计奔波,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沧桑与淡然,生活的艰难都刻在了脸上。他们普通到很少走出居住的山村,简单到只知下地种田、烧火做饭,但他们是最真实的,最朴素的,淳朴的笑容,浓重的乡音,是属于他们那个时代中国农民的缩影。

因为拍照的缘故,高梓翔与村里的老人成了朋友,他喜欢听那个属于他们时代的故事,听他们的无奈与开心,听他们为了5毛钱如何与菜贩讨价还价,喜欢从那一代人的阅历中吸取经验,喜欢从他们身上找到爷爷奶奶的感觉。

农村不比城市,很少有老人到照相馆拍张照片留作纪念,有的老人甚至一生也没照过相。现在村里老人每次看到他背着相机走过来,都正襟危坐,然后整理一下衣衫,捋一捋头发,让他再多拍几张照片。

当村中老人看到高梓翔义务为他们拍照时,心里非常高兴。邻居王秀芳和高德善老两口快70岁了,结婚后没拍过一张合影。几年前,村里办身份证需要一寸照片,那是老两口第一次拍照。在高梓翔为他们拍了一张合影后,王秀芳特意将照片放在一个长方形的烟盒里,还用纸包裹着。她将纸一层层拨开,小心翼翼,生怕将照片弄折,不难想象照片中的他们笑得很甜,很幸福。

他说,为老人拍照完全不是为了挣钱,而是深入基层去了解他们的生活,尽尽一份义务。拍照时,老人脸上灿烂的笑容,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 。现在,他已经洗送了1000多张照片,都是他骑车亲手送到老人手里的,北园村的每一位老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照片。现在他又到邻村以及敬老院,去为更多老人拍下他们人生的第一张彩色照片。

  “老人需要有人去倾听、交流,拍照也是一种敞开心扉的交流方式。”高梓翔说,每次为老人送去照片,他们总是将他从屋门送到大门,再送到胡同外,看着他们脸上满意的笑容,那是自己最感动的时刻。

他说:“义务照相这两年来,收获了很多,收获的是家乡父老的谆谆教诲,收获的是对养育土地的感恩。600多位老人,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故事,或许是心酸、或许是幸福,但他们的故事是生活、是信仰,让他受益终身。”他要将义务照相继续做下去,“在大学毕业之前我要争取拍1000位老人,不管有多少困难,我都会坚持,用我的微薄之力去报答我的故土和家乡父老。”

谈及大学生生活,高梓翔说,大学四年,收获很多,进步很大,感觉学校近几年发展很快,现在又在建设国门大学,对学校的发展充满着信心。但即将毕业,心里有很多不舍,对学校老师的依恋,对同学的不舍,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。但还是想对师弟师妹们说,在努力学习之余,应该用我们的微薄力量为学校、为社会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,争取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高梓翔的事迹曝光后,人民网、中新网、光明网、新华网、中国日报网、中国青年网、凤凰网、新民网、中国教育网、东方网、腾讯网、搜狐网、网易新闻网、山东文明网、山东新闻网、中国大学生网、山东电视台等媒体报道。他义务为老人照相不计回报的善举在社会赢得了广泛的认可,表现出了90后青年勤奋好学、助人为乐的精神风貌,用实际行动践行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是当代大学生学习的榜样。